overturn

文:


overturn“今天有人主动来给我们唱歌助兴,上官凝,你来唱两首歌给众位公子小姐们听吧!”上官凝一愣,没想到季丽丽竟然让她上去唱歌!她的话很明显就是在故意羞辱她,在所有人面前把她当一个卖唱的呼来喝去众人看上官凝的眼光都有些不齿,只有站在她身边的谢卓君把她前后的所作所为看的一清二楚,此刻觉得像是吃了一颗苍蝇一样恶心难受,整张脸都渐渐发白“哈哈哈,你被淋成落汤鸡了,真是可怜!”黄心怡心情舒畅,丝毫不在意自己半露的前胸和裸露的大腿,指着上官凝的鼻子道:“上官凝,你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哼,你霸占我们家房子不算,竟然还撺掇我爸跟我妈离婚,我爸居然狠心的把我一个人送去国外!我们好好的一个家,全都被你拆散了!”上官凝被她打了一巴掌,嘴角溢出了鲜血,她抬起头,冷冷的道:“黄心怡,我不知道你已经丧心病狂了,以后,你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的!”她的眼神太过冷漠,语气太过冰冷,让黄心怡觉得心里慌慌的

“舅舅今天跟你说什么了?”上官凝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睡衣,坐在景逸辰的腿上轻声问道所以上官凝一避开,她就直直的摔到了地上,酒杯里的红酒洒了她一身,染红了她花费上百万定制的高级礼服黄立函惊诧莫名,好一会儿才难以置信的道:“小凝,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上官凝上前挽住舅舅的手臂,幸福的笑了笑:“舅舅,我跟逸辰结婚了!”黄立函看了看外甥女,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景逸辰,终于确定他们俩不是在开玩笑,这才叹了口气,喃喃的道:“还真让老景给说中了,他这下如愿以偿了……”上官凝没有听清他的话,不由问道:“舅舅,您说什么?什么说中了?”黄立函立刻摇摇头,慈爱的拍了拍上官凝的手,笑着道:“没什么,舅舅很高兴!”他接过景逸辰手中的礼物,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意味深长的道:“小凝是我护着长大的,她性格有些单纯,我希望她的选择是正确的overturn她原本想在周末好好休息一下,只是,有人注定不想让她好过

overturn舅舅虽然五十多岁了,头上长出了白发,但是他人生的高大魁梧,年轻时也是不少少女竞相追求的英俊公子,如今饱经风霜,虽然脸上多了些皱纹,但是多了一股沉稳内敛的成熟气韵,举手投足间都是一个成功企业家的自信和锋芒,整个人只要稍微一收拾,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此刻上官凝全身上下都是红酒,看起来极为狼狈,她浅蓝色的休闲装已经被染成了红色我还不知道,你小时候居然因为害怕毛毛虫不肯一个人睡觉!”景逸辰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人家小孩子不都是怕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吗?你倒是奇特!”上官凝脸色一红,急急的解释:“我哪有!舅舅乱说,我是白天被几只毛毛虫吓到了,晚上做噩梦梦见有好多毛毛虫在我脚上爬,所以吓醒了!后来才……好几天不敢一个人睡觉的……”景逸辰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低低的笑,弄的上官凝痒痒的

季丽丽挥手让小提琴手撤下去,走到了舞台上,对着话筒大声道:“我的生日宴会,正式开始啦!好戏马上就要上演,大家拭目以待吧!”底下众人非常捧场的给她鼓掌,这让季丽丽非常的满意,她从小就喜欢这种被所有人捧着的感觉等有时间了,她或许可以侧面打听一下舅舅的喜好,给他物色一个合适的伴侣上官凝根本不知道景逸辰还单独准备了礼物,唇角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心里觉得像是喝了蜜一样甜甜的overturn

上一篇:
下一篇: